我們歡迎您!! …為服務大台北地區技師朋友,省公會台北辦公室成立了,開辦帶案技師各項業務掛件審查等服務,可在辦公室前臨時停車掛件,或通知會務至門口取件,交通便捷,請多加利用。台北辦公室位於台北市復興南路2段160巷8號1樓,近『科技大樓捷運站』,步行約 3 分鐘。…

技師報於85年11月18日土木日創刊
新聞局出版事業登記證局版省報字第48號


中華民國一○六年五月二十日

廣告專線 :(02)8961-3968轉142
傳真:(02)2964-1159,2963-4076
地址:新北市板橋區三民路二段37號A3
網址:http://www.twce.org.tw
E-mail:mail@twce.org.tw

NO.
1067

發  行 人:張錦峰
社務委員:鄭明昌、巫垂晃、莊均緯、伍勝民、陳錦芳、黃科銘、朱弘家
     呂震世、陳菁雲、張長海、梁詩桐、黃清和、陳永成、陳清展
監  察 人:施義芳、周子劍、蔡震邦、陳玫英、賴建宏
社  長:莊均緯

副  社 長:伍勝民、陳錦芳

總  編 輯:賴建宏

副  總 編:朱煌林
營運總監:陳玫英

總  主 筆:周子劍
本期主筆:周子劍
執行編撰:李惠華
文字記者:許素梅

找尋高雄哈瑪星 沉沒的濱線鐵路

蔡東宏 技師

高雄哈瑪星,日語はません(Hamasen),意為濱線,即海濱的鐵路,指現今五福四路底鐵路平交道之鼓山一路以南至港埠,打狗鐵道故事館以西至西子灣隧道口與第一船渠所圍合的街區,詳圖1以前哈瑪星原為海埔地,日據時期日人沿壽山山麓,興建打狗(高雄)至台南鐵路,並於1908年開始,以興建打狗港時疏浚航道的淤泥,填築岸邊碼頭與新市街用地,建設棋盤式街道及現代化碼頭與鐵路。濱線鐵路就是當時1900年起,從打狗停車場到岸邊碼頭倉庫的鐵路,其中有一條鐵路從現在哈瑪星鐵道文化園區沿鼓山一路開始,穿行濱海一路與捷興一街之間,終點至鼓山渡船場旁的漁市場,從詳圖2與圖3顯示,現今所留存鐵道紋理,仍清晰可見。

 

高雄哈瑪星地區鳥瞰圖

  現今留存濱線鐵路鐵道紋理仍清晰可見
     
   
現今第二船渠鐵道紋理仍清晰可見    

  回溯哈瑪星第二船渠,原是日治初期完成的第一碼頭區(即濱線碼頭),哈瑪星人稱為「內溝仔」,從1911年,岩田久太郎「明治44年打狗港」文中顯示,初期碼頭上興建有倉庫16 棟,到了1911 年後有30 棟,分列五排,各排倉庫間鋪設鐵路共四條,可想像當時碼頭榮景。從目前鼓山一路進入捷興一街(往台華輪登船處)時,仍可看見一些鏽斑累累的鐵道設施,記錄著當時最後一次使用時間,詳圖4。再從濱海一路57巷進入,於第一路口左側轉角處有一棟印有字的斑駁建物上,也可以看出當時碼頭倉庫的原貌,詳圖5。另外隱藏在濱海一路57巷中的文龍宮,建立於1951年,其現址即位於當時濱線碼頭內,從文龍宮早期初建照片可看出,文龍宮旁仍留存當時鐵路軌道(漁港線) ,詳圖6。有趣的是,其實這個地區,原來是鐵路與倉庫群,全部為公有土地,究竟是什麼因素,使得濱線鐵路與碼頭倉庫消失,而被私人住宅建築物所覆蓋呢?

 
鼓山一路進入捷興一街現場留存的鐵道設施   第二船渠現今留存的斑駁碼頭倉庫
     
   

早期文龍宮旁仍有軌道設施

(文龍宮同意筆者拍攝)

 

 

哈瑪星是日治時代填海造陸的新街區,住民主要為日人與移民。早期來到哈瑪星發展的移民,以台南人及澎湖人較多,各自有各自發展的產業領域。在碼頭從事碼頭工作,多為台南安平人及澎湖人,漁市場漁獲則由台南蚵寮人主導,在近現今哈瑪星代天宮一帶,以當時船老闆、財主等較有資金的住民。因第二船渠為日據時代重要碼頭,有倉庫和鐵路的集散、接駁及運送等作業,因此人力(苦力)搬運,即為當時主要運用工具之一,於是勞力需求牽引移民居住在此,也造就濱線鐵路周遭地區繁榮。

二次大戰期間,高雄港遭受轟炸,第二船渠碼頭嚴重破損,使得船舶無法泊靠,後來碼頭由國民政府接收,因當時國民政府財力物力所限,使得第二船渠碼頭與倉庫群修復非常慢,加上國民政府後續展開12年擴建計畫,而相繼新建碼頭、中島商港區之各式通棧、貨棚和倉庫等,以及創設加工出口區,加速台灣經濟發展,因此戰後哈瑪星港埠,追趕不上高雄港快速向前鎮、小港擴建的腳步,加上新濱碼頭變成海軍基地後,更加減弱哈瑪星舊港埠的商港機能,也因此在這樣的時代背景、及當時都市發展規劃與建築管理的失衡情況下,第二船渠土地,自然而然提供當地移民興建房子而定居下來的契機。

在城市發展中,人民追求財富而提升都市環境品質及繁榮進步,也因如此,城市中具有歷史記憶的木造建築,被垂直高聳的水泥建築給取代,原始濃密大樹綠蔭被新植的行道樹與花台取代,可穿梭及聚集的歷史巷弄空間,被整齊的新建築取代,這些現象,均標記著過去的城市集體記憶,正逐漸消逝中,當一個城市集體空間記憶消失,代表此地居民將走向集體失憶的方向。

繁忙的濱線鐵路場景,已是高雄人消逝的集體記憶。現今的哈瑪星因受政府重視,使得能成為高雄重要觀光地區,而在第二船渠地區,雖受到軍事碼頭與移民佔居因素,阻礙了哈瑪星西側水岸發展,相對的也提供足夠時間與空間,讓居住在此人民可深入思考未來的發展規劃。因此,第二船渠規劃後,不管是重現濱線鐵路場景,還是整齊的新建住宅建築,還是親民友善充滿著硬鋪面的多用途水岸廣場,還是滿足觀光客需要,而重新粉妝再現歷史場域的文創園區,都將是我們生活在此地人民,如何藉由想像與記憶,在時空交錯後,重構一個存在人心的都市願景。誠如卡爾維諾《看不見的城市》一書中所說,如何在過去與現在的空間記憶中,想像一個我們所要的城市空間,是我們居住在這城市中的人,共同找尋目標。筆者由衷希望有朝一日,能讓沉沒的濱線鐵路不再沉默。

返回上一畫面

    Top   Back